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栎艾梅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粒纽扣  

2015-11-06 17:05:20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杂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李佩甫《生命册》摘录

 

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痛点。

……是关于那个人的。我为他惋惜。

最早,当骆驼跟我谈起他的时候,没有说名字,他说的就是那个人

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人是我的老乡,竟还是一个镇的。他是范村人,老家离我们无梁村只有十七里地。此人在我上大学的时候,就成了一个乡间的传说。是我们农家子弟的楷模。那时候,村里人说:听说范村一个娃子,真争气呀,保送到美国去了!

这娃子,说的就是他了。

据说,他是由一个寡妇女人带大的。小时候,他家里很穷。但此人极聪明,发愤读书,学习成绩极好。大学毕业后,他是公派到美国去的。他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读的是农学,研究大豆和玉米,三年就获得了农学博士学位。更为可贵的是,他同时又兼修了经济学,因一篇经济学论文轰动美国,毕业的时候成了双博士。

此人可以说是白璧无瑕,是用放大镜都找不到缺点的一个人。他回国后,逐渐受到了官方的重视,先是在一农科所当副所长,一年后成了科技厅的副厅长,后来又直接提拔为分管经济的副省长。

那个人,在当了副省长之后,口碑也极好。他不吸烟,不喝酒,去农村的时候,夏天里还习惯戴一草帽,后来报纸上宣传他的时候,称他为戴草帽的省长。每次下基层,临走时,他都会让司机把后备箱打开,看看是否送了东西。如果有的话,他一定要人家拿回去。这已成了他的惯例。他的母亲,就是那个寡妇女人,是个明大理的人。她执意地不到城里来住……而且,在她的儿子当了副省长之后,她把村里所有的亲戚召集在一起,说:狗剩儿(他的小名)当了省长了,他不是为咱村里人当的,是为国家当的。我不找他。你们谁也不要去找他……这个寡妇女人说到做到,没让儿子给她办过一件事情。

你说,这样清廉的一个人,一个端方的人,你怎么打倒他呢?你用什么办法可以打倒他呢?

我记得,最初的时候,是因为一粒纽扣,袖口上的。

那个人,他是留美的。在公开的场合,他已习惯穿西装,打领带。他身上常穿的那套西装,是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买的(据说,还是他前妻给他买的。后来两人分手了。那女人留在了美国。),质地很好。也许是偏爱,已有些年份了,他还常穿。他袖口上的那粒纽扣很特别,是锚形的,整体上很配。他左边袖口上的纽扣还在;只是右边袖口上的纽扣掉了……就是这粒纽扣,引起了骆驼的注意。

那时候,厚朴堂药业公司改制后的上市报告已送到了省里,急待批复。火都上了房了,却一直批不下来。骆驼急的嗷嗷叫,一再说:砸,砸死,要不惜代价!可是,就象是通竹杆一样,骆驼亲自出马,一节一节地通……可通到了那个人这里,却再也通不动了。据说,那份报告一直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,却没有批复。

那天晚上,我跟骆驼又吵了一架。在电话里,骆驼说:……这是个死结。必是解开它!

我说:怎么解?帐已做了,你也知道,假帐。据说,他是留美的经济学博士,你唬不住他……

骆驼说:吊吊灰,生死攸关,你怎么老替别人说话?

我说:你说过,协调归你。我告诉你,他不收礼。

骆驼急了,恨恨地,又想骂娘,说:你瓜脑壳……?!可他还是忍住了,说:好吧,我想办法。

说实话,对那个人,从内心里说,我是佩服的。我不知道骆驼还有什么办法……

然而,五天后,小乔从香港那边飞过来了。这个小乔,长得并不好看,黑黑瘦瘦的,眼大,颧骨高,一付寡相。但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名牌,看上去很……性感。小乔与卫丽丽有很明显的不同,卫丽丽眼里有很多水气;小乔的眼里却是火,或者说是冷焰,看人的时候,甚至有一点点斜视,很锐利,那里边燃烧着欲望的火苗。她是以骆驼特使的身份出现的。她说话的口吻竟然比骆驼还骆驼,气指颐使,她竟然打电话指使我去省城的机场迎接她(我也是看骆驼的面子)……等她下了飞机,见了面,握手的时候,她那染了黑指甲的手指仅仅是碰了我一下,马上就缩回去了,凉凉的。

等上了车,她打开一个精制的密码手提箱,从里边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透明塑料袋,塑料袋里装着一粒纽扣。她两个指头捏着,娇滴滴地说:吴总,我这次专程来,就为这个。

我说:就为一粒扣子?

小乔说:yes(是的)。

我说:值得么?

小乔说:be worthy of(值得)。

我摇摇头,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小乔举着手里的扣子,说:吴总,你知道这粒扣子值多少钱么?

我用嘲讽的语气说:不会是金子做的吧?

小乔说:比金子做的还贵,价值一万美元。

我吃惊地望着她,说:不会吧?

小乔说:主要是贵在了机票上。这是我专程去美国买回来的……polo——美国名牌西装:拉尔夫. 劳伦。

为一粒扣子,跑一趟美国,这也太烧包皮了?!另外,我对小乔也很反感,学了几句洋词儿,不时地夹着用,就象羊群里冷不丁窜出了一只騷狐狸,或者说象是汉语里夹一洋屁,事事儿的,实在让人讨厌。

接下去,小乔说:吴总,国栋说了,您只管做好上市的文件,把所有的文件、表格都一并准备好……协调的事,由我来做。

说到骆驼的时候,她的口吻很亲昵,甚到有点轻佻。我知道,她这是暗示我,她跟骆驼的关系不一般……

当天晚上,当我把小乔安置到宾馆住下后,我即刻跟骆驼通了电话。在电话里,我有些失控,我说:……你怎么找了个这样的女人?

骆驼有些迟疑,说:怎、怎么了?

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我说:这女人,这小乔,太轻佻。你什么眼光?不怎么样。

骆驼还是有保留。骆驼说:兄弟,你……不会是吃哥哥的醋吧?哥哥,不就这点事么。这样,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,她要试试……就让她试试。她要不行,你放心,我让她滚蛋。这行吧?

接着,骆驼又说:其实,你不了解她。小乔不是花瓶,小乔在服装上还是很有研究的。她是北京服装学院毕业的,可以做个很好的生活顾问……

我沉默。也只有沉默。

说实话,那时候,我不相信一粒扣子可以打倒一个人……可是,我错了。一粒扣子虽然不能打倒一个人,可一粒扣子足可以撬开一条缝隙。试想,行程万里,去给你配一扣子,诚可动天哪!秋天的时候,我在电视上看到了那个人,我的老乡。这时候,他仍然穿着那套旧西装,可他袖口上的扣子很醒目,是齐全的。

我不知道小乔是怎么具体操作的(?)……我只知道,四个月后,到了冬天的时候,我们厚朴堂的上市报告报到北京去了。

此后,有一天,卫丽丽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。接了电话后……我大吃一惊!

再后,又过了四年。四年后,那个人双规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