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栎艾梅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有关“狗屁”的回复  

2016-12-20 17:27:31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杂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载《滨海时报》2016.12.16,作者:陈大超,原题为《有人说我的文章是狗屁,我这么回复……》)

 

    “写的什么狗屁玩意儿。”12月6,我的一篇公众号文章后面,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个留言。猛然,我的心,仿佛被一根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刺,扎了一下。骂我的这个人,网名叫“小康,他所在的地区,显示的是武汉。

  怎么处理它?公众号的留言功能,可以选择把它公开,也可以选择将其屏蔽。对待公众号的留言,我早为自己制定了一个规矩:只要不涉嫌违法或者涉及隐私,统统公开。

  于是,我把它公开出来,并且这边回复他:这样说很好,说得具体点,更好。

  当我冷静下来,我想的是,我不能因为有许多人说我写得好,我就真的认为自己的文字好得不能让人说狗屁了——很多人支持,不能成为屏蔽反对者声音的理由,也许他只是表达得让人不愉快,但假如他真的在某个方面站得很高,可以给我提出很宝贵的意见呢。这个世界上很多的美玉、宝石,原先都是隐藏在粗砺甚至粗鄙的外表之后。

  他没有回复我,但是第二天,他在我的新的文章后面,再次说:写的什么狗屁玩意儿!

  我再次被他刺痛了一下。嗯,这是一个什么人呢?是他真的认为我文章写得不好,还是在故意找我的碴儿?我是不是可以不再理睬他了?我不理睬他,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呢?

  我再次冷静下来,我也再一次决定把它公开。我给他的回复是:不说理由不再公开。毕竟,我要的不是他的狗屁,而是他说我狗屁的理由——这个才能帮我进步。

  这次他回复了:文章看得索然无味,感觉不如看《故事会》。

  哦,原来是这样。我暗自松下一口气。我的作品可是一再上过《故事会》的,我还到上海参加过这个杂志举办的笔会。但我没说这些,我只说:谢谢你能这样说,但不能都是故事会。我的文章写得不好,请你多多包容。

  他的留言被人看到后,有人特意告诉我:不要把这样的留言公开,它会败坏别人读你文章的胃口。

  我没有接受这个意见。我想的是通过屏蔽反对者的意见,来维护自己的形象,那正是我反对的——我不能一边反对别人一边自己又做同样的事。

  到了第三天,这个小康又出现了, 这次他说的是:一派胡言,什么狗屁。

  这次我还是把它公开了,但我再没有回复。我在想:他这样做,难道不是在制造可以让我宣传我的公众号的机会?

  我也在我的微博和QQ空间里,发出了这样一段话:我的名为湖北陈大超的微信公众号上有个订户,连续三天都留言说我的文章什么狗屁。我的文章真的如此不堪吗?是其他人的说法对,但是他的说法对?当然,我还是尊重他的留言,每天都把它公之于众。我期待着他继续说我狗屁。

  好多人点赞。还有人关注了我的公众号。

  到了1210日,小康的留言变成了:这是什么文章?

  我的回复是:今天没说狗屁文章,让人稍感意外,感谢你继续关注。

  接下来一天,小康接连两次的留言是:你写的不错。”“其实你写的我很喜欢看。

  怎么会是这样?我想了想,这样回复他:但愿是真话。如果是安慰我,那说明你很善良。谢谢!

  我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经历。我甚至认为这个人是谁派了来,特意要检验我的人生修养的。

  1212日凌晨一点左右,我起来上卫生间,想着这天公众号上要发的文章适合熬夜的人看,就打开手机把它发出了。

  文章发出后我就很快睡着了,一直睡到七点才醒。

  起来后打开手机看留言,居然看到了小康的留言:早点睡,别熬夜,注意身体。那一刻啊,仿佛一股暖暖的春水,从很遥远的地方一下子就涌入了我的心灵深处,让我感受到一种难以言状的欣慰与幸福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